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1)孙大麻子的

今年春节,亲戚们约了大年初二在我家吃饭,老老少少好几十口子人,我妈
她们姐妹一年也就趁过年聚一次,所以格外亲切,一见面就搂作一团,亲亲
热热的唠家常,我妈今年52岁,二姨今年48,三姨40,四姨38,小姨只有32
,跟我同龄,五姐妹燕瘦环肥,从老到少每个都艳光四射,丰乳肥臀,细腰
长腿,一个个熟透了,充满肉感而一点都不觉得油腻,除了身材好,脸蛋更
是个顶个的赛天仙,每个都有不同的味道,我妈端庄,二姨贤淑,三姨爽朗,
四姨妩媚,小姨嘛……不能说小姨,一说我就忍不住想打飞机了,我六岁开
始就一直住在外婆家了,跟小姨一起长大,后来我们一起上学,高中的时候,
我跟小姨就混到一起了,记不起来谁开的头了,反正从那时开始,隔三差五
的就肏一回,所以直到高中毕业,我都没交过女朋友,亲身经历着小姨从黄
花大闺女变成风骚蚀骨的妖媚妇人。
在我30多岁的生命里,肏过的女人几十个总是有了,小姨的屄是最让我着迷
的,肏了十几年了,那屄的颜色依旧堪比黄花大闺女,红嫩堪比处女奶头,
阴唇非常的肥,而且交叉折叠着,把屄缝遮的很严实,但只要用舌头对着顶
上那粒小豆子轻轻一舔,两片大肉唇就自动软趴趴的向两边分开,而中间的
两片鲜嫩的小阴唇立马充血膨胀,将整个湿热的屄洞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等着大鸡巴的塞入。
说到这里,如果你以为我就跟小姨有一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历史原
因,这个后面会说,我妈姐妹五个年轻时候的生活非常的混乱,可以说是淫
乱,曾经被公社干部们作为专门接待上级领导检查的特殊贡品,每一个都是
身经百战,尝过各种长枪短炮,靠着青春肉体鲜嫩的屄,换取各种生活必需
品,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日子。
后来各自嫁人成家,但姐妹情深,姨夫们也是艳福不浅,娶了一个基本就是
娶了五个,逢年过节的就凑到一起开联欢会(这是我二姨夫说的,其实就是
连襟们姊妹们凑在一起换着一起肏,后来打电话直接就说来参加联欢会了,
姨夫姨妈们就心领神会)。
我小时候还偷偷看过几次,只觉得大人们很奇怪,姨妈姨夫们一个个都不
穿衣服,地上铺满了被褥,有的站着,有的躺着,有的跪着,有的趴着,姨
夫们用各种姿势挺着鸡巴来回在各个姨妈大腿间哧溜哧溜的捅,捅一会就换
另一个姨妈,一个个都大人了,还抓着咪咪喝奶子,他们捅累了就休息,坐
在地上围成一个圈,互相比赛着看谁的小鸡鸡大,姨妈们就光着身子撅着腚
趴在男人们腿间用舌头舔雪糕一样的舔鸡巴,转着圈的来,所以我从小就对
女人的屄不陌生,可惜那时看到的,基本都是肏过一轮了,红肿外翻,有的
还滴滴答答往外淌汁子,象豆浆一样的,所以那个时候,听着姨夫们一边抠
屄摸奶一边夸奖对方媳妇的屄美屄紧,我老觉得他们在说谎,黑乎乎的毛毛
里露着血红血红的肉窟窿,我一点都不觉得美啊。后来长大了才懂得欣赏,
刚润滑过的屄如雨后桃花,才是人间最美得东西。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曾有一次跟姨夫们喝酒,说我也要参加联欢会,老爹差
点要掀桌子,指着我的鼻子骂,日恁娘,你这是想肏恁娘咧。我就再也没敢
提,
不过年轻一代的表兄妹们,上行下效,也就不清不楚了。其他人我不知道,
二姨家一个表姐三个表妹,我肏三个,最小的表妹才十几岁,下不去手,三
姨家的大表妹是去年弄上手的。四姨家没女儿,不过,我直接弄了四姨,是
跟小姨一块肏的。
聊到这里,发现有些多了,咱们还是从头开始吧,就从王家五朵金花的青春
岁月开始吧。
***  ***  ***
凤凰岭下的泉岭村,是我姥姥家所在的村子,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全村大概有400多户人家,九成以上都是孙姓,我姥爷家因为成分问题,
是地主出身,原来的村子呆不下去,整天被斗来斗去,所以全家忍痛抛家
舍业,搬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那时候是这里因为比较偏僻,联产承包责
任制的春风还没吹过来,还是人民公社生产队的形式,作为王姓外来户,
在村里基本没什幺地位,分粮食计工分吃了很多哑巴亏,一直过得窝窝囊
囊地。
姥姥姥爷在那件事上应该算很努力了,多年的辛苦耕耘,前前后后总共生
五了个孩子,可惜全都是闺女,一个带把的都没有,我姥爷整天闷闷不乐
的,在农村,家里没有男丁,根本擡不起头,被人家叫做绝户。后来,过
继了远方亲戚家的一个男孩,便成了我唯一的舅舅。虽然从姥姥肚子里没
有爬出个带把的,但我妈他们姊妹后来却招惹了不知道多少个带把的。
我妈姐妹五个,虽然整天粗茶淡饭,但出落的一个比一个水灵,是泉岭村
远近闻名的五朵金花,个个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水嫩的跟刚谢
了花的嫩黄瓜一样,捏一下能滋出水来,泉岭村的老爷们小伙子们不知道
有多少个夜晚,幻想着五朵金花光着身子,挺着大白奶子,掰开粉嫩肉屄
被自己的鸡巴捅的直冒白浆。
姥姥家搬过来没几年,村头的傻强就会唱一首很淫贱的顺口溜,这一定是
哪个把我妈姐妹当做撸屌幻想对象的有点文化的人写的:
王家闺女个个骚
看的鸡巴直发烧
王家闺女个个浪
想的鸡巴直发胀
王家闺女奶子肥
可惜还没摸一回
王家闺女腚盘厚
揉一晚上都不够
王家闺女小屄痒
夹个茄子床上躺
噗呲噗呲插得响
骚水浪汁到处淌
十个奶子一起摸
好像一锅大馍馍
五个嫩屄一起肏
老子一年不睡觉
不睡觉啊不睡觉
老子一年就是肏
肏的骚屄水直冒
五朵金花嗷嗷叫
……
每当我妈姐妹们走过村中间閑汉们吹牛唠嗑的十字路口,傻强就唱的格外
响亮,一边唱,一遍解开裤带褪下裤子,掏出又黑又脏的鸡巴,对着金花
们一挺一挺,做机枪扫射的动作,有时候兴奋过度,屌头的窟窿眼还往外
冒水,旁边的閑汉们就更加起劲了,一边看着落荒而逃的金花们扭动的腰
身屁股大长腿,一边悄悄的用手拢一拢因为开始膨胀而有些不舒服的裤裆,
有的还爽的丝丝的吸几口凉气。
说到这里,该介绍一下五朵金花了,我妈是大姐,王艳兰,我二姨叫王艳
芳,三姨叫王艳梅,四姨叫王艳秀,五姨叫王艳红。下面这些故事有一部
分是真实的,有些是瞎编的,具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连她们姐妹都
记不清楚了,后来我跟四姨小姨一起日弄的时候,问过她们,问十件事能
想起来五六件就算不错了。这下让人兽血沸腾的故事,有些是后来村里的
老人们告诉我的,有些是我亲眼看到的,而有些,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记得五六岁的时候开始住在姥姥家,那时候只有我妈跟二姨出嫁了,家
里还剩三个姨妈,小姨妈还小,三姨妈跟四姨妈正是姑娘十八一朵花的年
纪,很多次庄里的骚汉们让我喊他们姨夫,然后跟我说曾经在哪里哪里,
怎样怎样日过我姨妈们的屄,听了很多次,他们以为我是小屁孩什幺都不
懂,其实我都记得很清楚,大部分都是在吹牛,印象最深的是村西补鞋的
孙大麻子说的。
那天他刚从小卖部装了半斤散酒,满脸的麻子坑一个个通红发亮,坐在街
头跟一群半老头子唠嗑,一看到我路过,一把扯住不让我走,”来,叫姨
夫,俺可是真的肏过您姨”
“吹牛哪,咱庄老爷们个个都说以前睡过老王家闺女,你他娘的没钱没势
没长相,怕是连屄毛都没见过吧”,一个穿着油渍麻花黑布袄的脏老头子
不服气。
孙大麻子一听有点急了,大麻子一个个更亮了,“信不信随你们,老子就
是肏过王家三闺女王艳梅,最水灵奶子最大的那个,娘的,就前天夜里的
事,一想起来俺这雀子还涨的慌”
“俺不信,你说说就你这德性,人家仙女一样的闺女凭啥让你肏,你做梦
呢吧”
“肏恁娘,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老子就是前晚上做梦肏了,怎幺勾
搭上的咱不说,俺今门就跟恁说说俺是怎幺肏的!王艳梅那丫头,肏起屄
来,啧啧……”
旁边的閑汉们本就无聊,听孙大麻子要开话头,哪有不起哄的,一个个的
脖子伸的老长,拍孙麻子的马屁,麻子哥快开始,聊骚咱庄里麻子哥排第
一之类的,这里说下聊骚,我印象里其他地方还真没见过,就是半大小子
光棍汉之类的聚在一起,聊跟女人肏屄的那些事,大部分都是靠幻想,有
的说俺日过村头张寡妇,有的说俺还肏过俺亲姐,现在想起来,其实跟我
们现在看A片也差不多,有的閑汉聊骚聊得确实好,一边听他聊一边撸鸡
巴,是很多光棍汉发泄剩余精力的途径。
孙大麻子抿了口酒,四处打量了一下,看都是平时偷鸡摸狗的伙计,没有
旁人,就招呼一声,走,都到俺家去,听俺聊聊骚,孙麻子拽着我不让走,
说一定要让外甥听着聊自己肏亲姨才过瘾。到了孙麻子家,就在孙麻子家
的柴房里,几个伙计纷纷脱下裤子,光着腚躺在草堆里,孙麻子问我,小
光,你见过恁姨的屄不?恁姨的屄长啥样?恁有看过恁姨被屌肏不?我只
会点头摇头,说不出他们想听的话,孙麻子叹了口气,咳凑了一声,清了
清嗓子,“要说以前咱村里,老王家的五个闺女凭良心说,哪个长把的还
没做梦肏她们几回?可惜俺人穷又长得丑,白瞎了咱裤裆里长了个好家伙,
以前老书记他们那帮子真的是前世修来的艳福啊,五个屄排着队撅着腚等
着,想日哪个就日哪个,真人咱是没捞着弄一会,但要说做梦,咱孙大麻
子不是吹,五个闺女个个都被俺肏翻过,就说前天晚上,俺喝多了点,迷
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没大会工夫,俺就做梦梦见跟王艳梅成亲哩。
王艳梅穿的就跟镇上浪窑子一样,黑吊带裙子,就是纱网那样的,没戴奶
子罩,那边挖了两个洞,正好露出两个肥奶子,一抖一抖的,俺那亲娘,
三斤沈的大馒头也没那幺大,那两个奶子头就跟小樱桃一样,嫩乎乎红扑
扑,吃上一口,就是死也值啊。俺再往下看,王艳梅下面穿着渔网袜子,
大腿根子剪了个大窟窿,屄毛跟屄都露在外面,中间还有根细线,正好卡
在肥嫩的两片屄帮子中间,勒的两片嫩肉翻翻着,还滋滋的往外冒水哪……”
“放你娘臭屁,哪个娘们还没肏就往外冒水的?大麻子你做梦也不会做,
没準还是童子鸡吧?”,黑棉袄老头虽然听得已经面红耳赤,但还是忍不
住笑话孙大麻子。
“去恁娘,老子是做梦,女人啥样不行?王艳梅那水滋的,顺着大腿淌了
俺家一地,唉,说出来不怕哥几个笑话,梦做到这里,俺竟然啥都不会了,
就盯着王艳梅的身子瞅,瞅的鸡巴硬的生疼,就是不敢动手,娘咧,这可
是仙女啊,仙女也能这幺浪,俺孙大麻子也能肏仙女?”
旁边支着耳朵正听得入神的几个伙计,听到这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娘
的屄,没出息,要是王艳梅这样去我家,老子直接就肏上了,让她知道知
道咱穷汉子腰包没钱,可裤裆里有货,保準她天天扒着屄求咱去怼。”
“大麻子,别吊胃口了,赶紧往下说,后来咋了?”黑棉袄老头嘴角口水
都出来了,一只脏手在自己腿根那里哆哆嗦嗦的乱动,眼瞅着一根黑棍子
就慢慢竖起来了。
孙大麻子又对着酒瓶子砸吧了一口,看着旁边眼巴巴的汉子们,得意的继
续他的春梦。
“王艳梅见俺不动弹,就走到俺床边,把一只脚踩在床沿上,俺娘唉,俺
可看见仙女的屄长啥样了,俺以前也跟女人弄过,可那些女人跟王艳梅的
屄比起来,简直就是死猪肉啊,王艳梅的屄跟白面馒头一样鼓鼓胀胀的,
粉嫩嫩的屄帮子嫩的要滴水,要不是俺们都知道她们姐妹被公社干部们
早肏翻了,就这屄看上去,说是黄花大闺女屄俺都信啊。”
“日你娘,你就对着屄干瞪眼?不去摸摸滑不滑,不去闻闻香不香?真浪
费”这次着急的是木匠孙成龙。
“别着急,我这不是喘口气喝口酒吗,好戏马上就来。”
“要说玩屄,咱孙大麻子也不是雏儿,镇上窑子里的哪个窑子咱不熟?成
龙你就瞎咋呼,你这辈子日过几个娘们?嘿嘿,有屄送上门,俺大麻子怎
幺会错过,俺凑上去闻了闻,一点都不骚,还有一股子香味哪,王艳梅解
开夹在屄里的那根绳子,俩手指头自己分开肉洞子,露出里面晶晶亮红彤
彤的肉,问俺香不香,美不美,俺哪里见过这幺好的屄啊,连着点头,美,
香,王艳梅噗嗤笑了一下,两个大奶子那个抖啊,晃得俺眼花,不过奶子
再美也比不上屄啊,奶子能当屄肏?”
“说你傻你是真的傻,你不知道打奶炮比打真炮还舒服哩,要说有那幺肥
的奶子,弄个鸡蛋打碎了倒上去,把鸡巴往奶子中间一夹,那滑溜劲,不
输给真屄啊,而且你能肏奶子屄累的的话,直接把鸡巴头子插到娘们嘴里
去,让她帮你舔,这是肏屄能比的?”
孙成龙很不屑的吐了口唾沫,炫耀自己的学识。
“俺可不管那幺多,王艳梅的屄是俺见过的最嫩的屄,平时隔着裤子就见
涨扑扑的怪肉头,做梦梦到的更好看,王艳梅跟俺说,她来俺家前在屄里
涂了雪花膏哩,俺就说咋香喷喷的怪好闻,一点也不骚气。”
“俺一把抱住王艳梅,摁在俺的炕上,王艳梅大岔开腿,把个水灵灵的屄
对着俺,肉屄上长着不多的一簇黑屄毛,大腿根的阴阜鼓得老高,上面全
是软软的嫩肉,象雪白的大肉包子,上面包着厚厚的嫩肉,一条嫩红的肉
缝把肉屄分为两片,两片粉嫩的屄帮子紧紧的包在肉缝两边,最奇怪的,
就是那屄帮子的颜色竟然跟大腿肉一样的,白嫩的来,俺头一回见着白屄,
极品馒头屄啊,肉肥水多,但屄口又小,要是把鸡巴肏进去,光这小屄口
子箍着鸡巴头那一套,忍不住就要交货的。俺对着仙女雪白的馒头屄一顿
摸,摸的满手都是油,俺舔了口,有香又甜,跟甜酒一样的。王艳梅屁股
一挺一挺的,眼瞅着骚的不行了,没鸡巴塞进去估计要出人命哩。俺的鸡
巴也硬的不行了,眼瞅着自家炕上躺着个发浪的仙女敞着嫩屄等俺日,俺
嗷嗷叫着扑上去,把王三仙女的腿擡到腰上,她盘着俺的腰,黑丝袜磨得
人怪舒服的,俺两手抓着王艳梅的两个奶头,下面的屌头子顶在她屄口,
王艳梅这个骚仙女小腚盘子往上一顶,俺就觉着俺的屌头子撑开两片嫩肉,
直接就肏了进去,王艳梅嗷的叫了一声,不是吹啊,虽然是做梦,但我估
摸着要是王艳梅真的在我这儿,我也保证一屌把她肏叫了。”
“俺看着王艳梅满脸发骚,瞇缝着眼睛,张着小嘴直哼哼,真是又骚又浪
啊,俺可肏上仙女的屄了,俺得卖力气,仙女的屄就是嫩,不但夹得紧,
还很滑溜,骚水特别多,俺两手松开奶子,掐着王艳梅的小细腰,死命的
往里肏,两个大卵蛋子啪啪的撞仙女的肥屄,屌头子更是在屄里越肏越狠,
王艳梅的肥屄就像个肉嘴巴,紧咬俺的鸡巴头,磨的俺那个舒坦啊,比抽
大烟都舒坦,俺看着王艳梅被俺肏的浑身乱颤,小白牙咬着红嘴唇,自己
两手薅着自己的奶头子乱揉乱拽,一身浪肉乱抖乱颤,滋滋的浪水被俺的
鸡巴挤出浪屄,这小妮子两条腿紧紧的夹着俺的腰,一边舒坦的哼哼一边
问俺,麻子叔,俺的屄好肏不?舒坦不?俺哪里敢说仙女不好,一边享受
着仙女肉洞裹着俺的鸡巴,一边夸她,三侄女的屄夹的好,麻子叔俺的鸡
巴老舒坦了,人长得好看,床上又能干,俺今天能肏到侄女,俺这辈子算
值了,闺女,你就是让麻子叔死在你屄里俺都乐意哩。王艳梅吃吃的浪笑
一声,突然就觉得她屄里跟活了一样的,屄里一团肉咬着俺的鸡巴头子跟
吸奶一样的咂,俺的亲娘,俺差点一哆嗦就出来了。不行啊,好容易肏一
次仙女,哪里能轻易交货,俺赶紧把鸡巴从屄里拔出来,王艳梅的屄里一
下没了东西,浪的全身直扭,麻子叔,大屌麻子叔,屌呢?怎幺还不来肏
侄女的骚屄?人家屄里痒死了,快来肏啊,再不肏人家以后再也不跟你睡
了。”
孙大麻子捏着嗓子,学女人还真像,把那种浪到极致痒到高潮的骚女人模
仿的惟妙惟肖。讲了这幺大会,估计是口渴了,对着酒瓶子又吹了两口,
扫了下身边的几个伙计,却发现除了急促的呼吸声居然一个都不说话,每
个人的手都攥着自己的鸡巴有的捏有的揉有的撸,黑棉袄已经射了雄,满
手白花花的东西正往自己衣襟上蹭,一股腥味扑鼻。
“俺看着王艳梅扭着小腰揉着奶子挺着大屁股张着小屄,小嫩屄里不停冒
着水儿,俺以前想都不敢想这幺水灵的大闺女肏起屄来也是这幺不要脸。
俺本来有点累的大屌看着仙女挺着骚屄找鸡巴的浪劲,又来了精神,俺把
手伸到她的屁股蛋子下面,托着往上擡,娘咧,恁都想不到,这闺女屁股
下面全是滑溜溜的屄汤子,俺没托住,扑通一下把闺女给摔了一下,姑娘
嗷的一嗓子,屄里居然滋出一股子尿,俺赶紧在王艳梅奶子上擦了擦手,
大奶子被浪水涂的跟糖葫芦一样发亮哩。”
“俺重新捧着仙女屁股,把嫩屄更往外,俺的屌头子撑开紧闭的馒头屄,
一环一环屄肉刮着俺的鸡巴头子,舒坦的俺直吸冷气,俺就开始慢慢的肏,
可不敢肏快了,万一射了雄,以后就没机会肏这幺好的闺女了。俺就看着
俺的屌在白嫩的屄口进来出去进来出去,王艳梅的屄真的紧啊,而且是越
肏越紧,白乎乎的水冒着泡沫被从屄里不停的挤出来,还带着雪花膏的香
味,泡的俺大鸡吧又暖和又滑溜,屄里屄外,到处都是。”
“闺女,俺以前可没想到,王家的仙女这幺骚,俺孙麻子的鸡巴是不是肏
的你很带劲啊,你屄里咋还会咬人咧,俺一边低头看着俺的大黑屌在王艳
梅的白馒头屄缝里进进出出,听着滋滋的水声,一边跟王艳梅说骚话”
“坏麻子叔,侄女的骚屄都给你肏烂了你还这幺说人家,哎呦,你使点劲
嘛,肏死我,肏死侄女的浪屄,人家屄里好麻……”
“好闺女,让麻子叔歇一会,麻子叔的鸡巴不比年轻人了,干不了大活喽,
俺故意把鸡巴停在屄里不动了,逗弄一下,顺便也想延长点时间。”
“臭麻子,这幺好的屄你都不想肏啊,那我以后再也不让你肏了,我去找
其他人肏,反正咱们村想肏我的排队都排到县城了。”
“王艳梅夹在俺腰上的腿终于松开了,扭了两下屁股,俺的鸡巴波的一下
从屄里被退了出来,王艳梅撅着腚,跪在俺床上,白花花的屁股夹着水嫩
的小屄对着我直摇晃,跟俺说,麻子叔,从后面肏俺,这样省劲,还能玩
俺的奶子,俺姐说肏屄的时候要多揉奶子,越揉越结实。快来嘛,你看人
家的屄都发大水了”
“俺看着王艳梅那两个又白又肥的屁股蛋子,那个夹在屁股沟下面的湿淋
淋热乎乎的屄,哪里舍得不肏呢,赶紧凑上去,屌头子对着屄口肏了进去,
这个姿势果然省劲多了,俺能感觉到闺女的屁股软乎乎弹乎乎的跟俺的下
面撞来撞去,还能把手伸到前面去摸揉王艳梅的奶子。俺的鸡巴肏了这幺
大会,已经差不多要射了,俺也感觉到王艳梅的屄开始抽抽,湿热滑腻,
汁水直喷,肥嫩的大腚向后猛顶,让俺的鸡巴能更深入骚屄嫩肉的更里面,
俺赶紧扶着闺女的腰,大屌开始死命的肏,王艳梅的屄里突然开始一阵抽
搐,嘴里大声的叫,哎呀,大屌麻子叔,侄女要死了,屄里不行啦,要来
啦,大屌叔,快,快,把雄都射进侄女屄里,侄女上环了,不会怀娃娃。”
“俺的鸡巴头子被王艳梅的屄肉紧紧的咬着,狠命的最后一插,再也忍不
住了,俺的雄顺着俺的鸡巴喷到了仙女的屄里面,王艳梅一直在抽搐,屄
里一直有股吸力一样把俺的鸡巴往里拉,一股热水从里面沖出来,混着俺
的雄,在屄里满满的,俺的大屌就这幺泡在王艳梅的花屄里,热乎乎的泡
澡咧,听老人们说,肏玩屄泡一会,能采阴补阳,长命百岁”
“俺歇了一会,把鸡巴从屄里拔出来,看着王艳梅的肉屄依旧恢複白嫩,
中间有白豆浆滴滴答答的流出来,原来整齐的屄毛已经乱七八糟一大片了,
王艳梅让俺赶紧接住她屄里淌出来的雄,涂在她身上,她说以前的公社干
部们教过,从屄里淌出来的雄,美容咧。俺就把手捂在屄上,搓几下,手
心里沾满也不知道是俺的雄还是她的屄水,反正湿乎乎就往她脸上奶子上
身子上涂,哎呀,恁是不知道,那肉身子俺是怎幺摸怎幺玩都没个够哩,
俺趴着闺女身上,上面叼着奶子头下面摸着屄,虽然鸡巴暂时硬不起来,
咱过过干瘾总是好的嘛。真不知道下次再肏是啥时候哩。可惜啊,可惜是
做梦哩,就跟真的一样,俺觉得比真的还刺激哪”
“小光,你说俺做梦肏恁三姨的屄,算不算恁姨夫?”
我那时候似懂非懂,听得也是云里雾里,就看着几个閑汉听得面红耳赤脖
子粗,一阵谑谑怪叫,鸡巴头子喷出或多或少的白汤,一个接一个都瘫在
草堆里,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完整的聊骚,后来才知道,泉岭村的聊骚,这
几年十场聊骚有6场都是我妈他们姐妹。堪比如今的网红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